重庆时时彩:一剑成仙 猫蔻

  书名:一剑成仙
  作者:猫蔻
  【文案】
  所有人都在等他死,但是作为一个自带回血系统的剑修,楚然表示,他偏不死!
  所有人都以为他命不久矣,他却活的比所有人都长,哪怕吐血是常态,其实吐血什么的,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踏着一地的尸骨,踩着无数的断剑,爬上荣耀的顶端,我剑之所指处,除却绑票只有死人!
  这感觉真酸爽!
  --------------------------------------------------------------------------------
  阅读提示:
  ●主角病弱属性,冷艳高贵,CP师徒年上养成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然 ┃ 配角: ┃ 其它:
晋江银牌推荐:楚然是一个体质跟骨被废,吐血是常态的世家子弟,出身高贵天赋不凡,却自幼被毒害。身世复杂成谜,有人要他生,更多的却是要他死。带着坑爹的回血系统,拥有不死体质的楚然,偏生不如那些人的愿,他就是不死!并且一心求道,求得是道,为的顺应本心,有仇报仇,那些将他打入地狱还在人世间猖狂的恶鬼,他必将其拖入地狱!
  作者文笔幽默风趣,情节紧凑,全文高潮迭起,引人入胜。让人不禁好奇楚然背后的身世隐秘到底是如何,他最终能否报仇,大道之途,他又能走的多远?让我们拭目以待。
  ==================
  
  第1章 登仙梯
  
  四年一度的上清宗门派大选,无数怀抱仙缘的少年乃至孩童从四面八方云集在上清宗的山脚下。他们有些是出自修真世家,有些是从各地挑选来的有灵根的凡间界少年孩童,无一例外这些人都羡仙,慕仙,渴望成仙。又岂知,仙道苍茫,古来多少俊杰陨落在茫茫仙途上,累累白骨铸造一条成仙路。
  登仙梯,又名仙缘路。是上清宗挑选弟子的第一道试炼,考验的是毅力和心性。古来凡是仙道上有所成就者,无一例外都是有大毅力者。那条古石所打造的陡峭长梯,历经风雨,经过漫长时光的打磨,越发的光滑圆润,沉淀着深沉的光辉,散发着不朽的气息。这条仙缘路走出来过多少大乘仙者,成圣者,乃至是合道者,他们的名字被刻在那九天之上的亘古不变的仙柱上,为众仙所铭记,膜拜,万古而不朽。
  转眼又是一个轮回,登仙梯再一次的开启。
  一道红色的矮小的甚至是瘦弱的身影攀爬在陡峭长梯上,近了看,不过是一个年方十一二的少年,一身张扬艳丽的红衣,衬的他肤白如雪,精致的眉眼越发的绮丽了。他这般年纪穿着如此艳丽张扬的颜色,委实在是太过不合适,乃至于让那些经过他身旁同是在参与试炼的人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修真者讲究跳出红尘之外,不食人间烟火,不染俗世尘埃,清修戒律,严以克己。故而大多数修真者都是气质清雅出尘,一个赛一个的冷艳高贵,衣服也一个比一个穿的素,好似这样就不同于凡人,不泯然与众,有了仙人的气质。所以你大可以看见,修真界里多的是白衣飘飘,白衣飘飘,还是白衣飘飘。无论是男修,还是女修,好像一穿上那身白衣就高大上了一样。
  楚然对此很是无语,槽点太多,好想和那些穿着一身白衣飘飘的男修女修科普一下贞子的存在。一个个这是上赶着做鬼,太不吉利了。 其实,相比那些白衣,一身红衣的楚然也好不到哪去。红衣如血,黑发如瀑,肌肤赛雪,像极了那些鬼怪话本里的艳鬼,虽然这艳鬼的年纪过于小了些,嗯……性别也不太对。
  楚然攀爬登仙梯的脚步并不急促,甚至有些缓慢,相比于周围的其他人来说。他姿态闲适,脚步不急不缓,慢悠悠的,好似在林中散步一样。和周围这些拼了命赛跑的人相比,他实在是画风太不符了!
  “哼!”一声冷哼传来,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经过他身边,语气嘲讽的说道:“楚表弟,你可真是悠闲啊!别到时候是落到了最后,连那些凡人都比不过,家族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楚然闻声抬头看去,那白衣的少年一脸不屑鄙夷的神色看着他,“也不知道你这废物有什么好的!”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几个锦衣华服的人围了过来,“白星,你就别为难楚表弟了。就楚表弟那样的身子,走快了,担心命都没了。”
  “是啊!是啊!也不知家主什么,竟然让这样……这样的人和我们一起进宗门。”
  你一言我一语的,话里无不例外都是满满的恶意。
  “废物还是滚回去,别给家族蒙羞了!”白星目光鄙夷的看着他,好像在看一坨垃圾。
  楚然听着这些声音,面色不变,神色淡然,只是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那口血不偏不倚正好喷在了那白衣少年的身上,白衣少年白星当场脸都绿了。
  “你!”白星气的脸色都变了。
  楚然淡定的拿出一块手绢,擦拭嘴角的血迹,目光淡淡的瞥了一眼白星,洁白的衣服上沾染着一大块鲜红的血迹,语气不咸不淡道:“真像一块姨妈巾。”
  虽然不知道姨妈巾是什么东西,但是这小子的口里肯定吐不出象牙来,白星觉得楚然肯定是在嘲笑他,顿时怒气高涨,几步朝前走,伸手就抓住了楚然的衣领,作势要揍他。
  楚然面色不变,语气淡淡道:“你想打我?我劝你最好不要,你知道我是一个废物,身体不好,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担待的起?”
  这话一出,白星的脸都绿了。
  这小子太jiān诈,太不要脸了!仗着身体不好,陷害了他们多少次!白星看楚然不爽,因为这小子明明就是一个废物,身体孱弱破败,走几步路都要喘,动不动就晕倒吐血。白星就没见过比他更没用的人!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废物,得到白家那些嫡系从上到下所有的人宠爱。不过是,不过是仗着他出身好罢了!没有那个好出身,他什么都不是!
  “啊!我好难受,呼吸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又想吐血了。”楚然一双乌黑的冷淡的如同寒星一般的眼眸看着他,语气凉凉毫无诚意的说道。
  白星闻言顿时松手,虽然明知他是在撒谎,但是脚下动作立马后退几步,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真真是脸色难看到极点,白星是想要掐死楚然的心都有了,这小子从小到大吐血就跟吃饭一样,轻而易举。说吐血就吐血,吐完之后他自个倒是没事,可苦了白星等人,从小就没少背黑锅,被他陷害。
  每次,当白家那些看不惯楚然的人联合在一起雄赳赳气昂昂的前去准备给楚然一点颜色看,这话都没说几句,哇的一声,那小子鲜血就吐了几大口。然后白家的那些嫡系公子知道事情后,就一个一个的指着他们鼻子骂,“小然身体不好,你们还联手欺负他!最好是祈祷小然没事,否则……你们就等着偿命!”
  这话说的几诛心啊!白星等人心里是几难受!同样是白家的人,都是血亲,白家的那些嫡系心都偏的没边了!要真说起来,楚然还是个外姓人,白家嫡系的那些老老少少竟然对一个外姓人好过白家本家子弟,真真是心太偏了!无怪乎,他们心里不平,不服。
  楚然是白家大小姐的幼子,白家和京都修真世家楚家联姻,白家大小姐嫁的正是京都楚家的二少爷,有两子。长子楚意,幼子楚然。楚然自小身体不好,几度病重差点救不回来,白家大小姐便将他送回了白家,希望得到母族的庇佑。
  白星等人是白家旁系子弟,不服白家嫡枝对楚然这个外姓人的宠爱,平日里没少找楚然的麻烦。他们想的倒是好,哪个世家里没有争斗?世家子弟间的竞争,长辈也不好干涉,任你楚然再受宠也只能给他们受着!
  哪里知道,这楚然是个不按规矩走的!动不动就吐血,那血跟水是的,大口大口的吐,好像随时都要没命一样。这样一来,性质可不就不一样了。这直接上升到人命问题,不管白星等人有多看不惯楚然,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问题,楚然的这条小命还挺值钱,京都顶级修真世家楚家的二少爷,这命也不是一般的金贵。
  时间久了,白家的那些人也不敢再招惹楚然,这就是个不要命的混世魔王!谁特么都能像他一样,吐血就跟吐水一样,上一秒看着脸色苍白随时都更要死了一样,下一秒就活蹦乱跳的丁点事都没有?这小子邪门了都!
  白星看着楚然,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真真是难看到了极点。半响之后,一句“走!”带着他身后的那群华服少年走了。这里可不是白家,没有白家嫡枝的庇佑,我看你楚然能横多久!
  楚然看着白星等人走远了,这才不急不缓的抬脚继续走着,攀爬着这一个个台阶。老实说,作为一个死宅,体力运动啥的他真是挺不喜欢的。
  尤其,他如今的这具身体是病弱属性。
  
  第2章 明心路
  
  白星等人讽刺了一番楚然后,疾走而去,神情傲然,想要做那通过登仙梯的第一人,让上清宗门的真人道君高看一眼。只留下了楚然一个人,站在那登仙梯上,形影单只的,看上去有些孤零零的。
  有风吹过,吹起了楚然的衣袂飘飘,他身材清瘦,显得是宽衣长袖,衣袂飘飞之际,又衬得他是仙姿玉骨,宛若要随风归去,天人之姿。单就颜色而言,楚然是个中翘楚。
  黑发如墨,肤色苍白,有些单薄的瘦弱,但是那一身的红衣,张扬而艳丽,他整个人都因此明媚热烈了起来,像是一团火,灼灼其然,又带着几分咄咄逼人。
  在这黑白素雅如同一幅水墨画一般充满仙气的修真界,这样一团肆意张扬的火,显得是格外的惹眼。这素雅而寡淡的世界,似乎也因此多了分颜色。
  他身姿挺拔,站在这亘古永存的登仙梯上,他抬头望了一眼前方,那云雾飘渺的高耸长梯。他的身边不断的有人疾走而上,脚步匆匆,试图超赶前人,亦唯恐落后。
  先前停步讽刺他的白星等人,亦早已经不见踪影,都去争那登仙梯上第一人去了。楚然倒是不急,第一与否他不在意。名次什么都是虚的,尤其还是这种薄弱的名次,就算是让你拿了第一又如何?便能长生?便能得道?便能万古不朽吗?既然不能,又何必多费心思去苦求?
  无利可图,反而会多遭嫉恨,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空有名头却无强横实力的第一名次,不要也罢。楚然就是如此清醒而又现实的人,他见过太多的所谓天纵之姿的天才,夭折在成才的路上。说到底啊,人还是得活着,不管你是天才还是蠢材,你首先得活着,活的长长久久的,才能蜕变为傲然一方的强者。到那时,天可翻,地可裂,上击苍穹,下探九幽。这偌大天地,无处我可不去,无人我不敢杀!此为真正强者,长生不朽,亘古永存!
  我之道为长生道,我所求为顺心意,我之名为楚然!
  楚然朝前迈出一步,一脚踏出,登上一台阶,陡然眼前一清,那弥漫四周遮挡眼界的迷雾烟消云散。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道高耸陡峭的白玉长梯,长梯的尽头近在眼前,终点就在前方。
  堪破迷障,道路清明,大道可期!
  如此,楚然心情愉悦的看着面前至少缩短了一半路程的长梯,可以少走一些弯路了。脚下的步子都轻松了起来,他继续不徐不疾的朝前走,在他的身边,前方,后面。有人停步不前,脸上表情迷茫。有人面色狰狞,神情狂躁,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有人不断的原地踏步,脚步不停,却是无法朝前一步。
  楚然神态悠闲,看尽人间百态,一步步的将那些走在他前头的人甩在身后。他经过了白星那群人的身旁,只见白星神情激动,不断地在原地转圈子,嘴上激动的说着什么。楚然表情兴味的停了下来,仔细听他说些什么。这般闲得慌,恶趣味的也只有他了。
  “哈哈哈哈!打死你,打死你,楚然你这个小贱人,打死你!”白星哈哈哈大笑的说道。
  “……”楚然。
  呵……楚然冷笑一声,想打死我?我特么先揍死你!
  “他真傻。”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
  楚然转头看去,不知何时,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天蓝色长袍的俊朗少年。
  楚然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这少年一眼,说道:“是挺傻的。”
  “楚然是你吗?”那少年转头,目光有趣的看着他,说道:“那人做梦都想打死你。”
  “他也就只能做做梦了。”楚然语气淡淡却颇为有气势的说道,冷静自持天生自带装逼技能。
  “看见了你,我也这么觉得。”那少年说道,脸上笑容俊朗,“我叫沈信方,交个朋友吧!”
  楚然闻言脸上神色不变,心中却是道,这么自来熟?莫不是被我的风采给折服了?或者是傻逼?
  他抬头目光看了一眼沈信方,觉得应该是前者,这人看起来智商是平均值以上的,和那群傻逼不一样。看来,他的风姿毓秀果然是难以掩藏,他都如此低调了,还有人被他的风采折服,被吸引起来要和他做朋友。
  便宜没好货,更别说这还是不要钱的主动送上来的。对于这种自动送上门来要做朋友(小弟)的人,楚然觉得还是矜持点好,先看看再说。他可不是随便的人,不是谁都能被他当做朋友的。
  于是,楚然避而不答,说道:“我饿了。”
  沈信方闻言一愣,不知他为何突然这样说。
  楚然继续说道:“你说上清宗管饭吗?”
  沈信方迟疑了一下,说道:“大概管的。”
  “那好,我们走快点,走到上面就有饭吃了。”楚然说道。
  “……”沈信方。
  多年的教养,让沈信方下意识的觉得楚然这话不对,登仙梯和吃饭有什么关系?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走过登仙梯绝对不是为了吃饭去!但是,楚然的话却让他无法反驳,好有道理的样子。
  无法反驳的沈信方,只好点头,说道:“好,我们走吧。”
  于是,楚然便和沈信方一同结伴而走。
  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楚然自小就习惯了一个人,想他死的人很多,但是他自己从来都只是一个人。像如今这般与人同行,是第一次,他有些意外,但也就只是意外而已。
  楚然的脚步依然是不急不缓,相对于其他人而言是慢了。即便是道路已经清明,终点就在眼前,也依然未能让他加快哪怕是半步。
  沈信方见状心中大赞,觉得这路上偶然看见的与众不同的少年,果然不是一般人!他语气赞叹的说道,“楚然,你真君子也!淡泊名利,荣辱不惊。我惭愧啊!”想到方才自己为了能快点登顶,心中急躁,沈信方自觉地是心中羞愧,无颜面对身旁这个如玉一般的淡泊少年。对他的欣赏也是越加强烈了,内心与他结交的念头也越发渴望了。
  楚然闻言,转头目光瞥了他一眼,傻子!我只是懒得走快而已,爬阶梯多累啊!但是他却没有出声提醒沈信方,就让这个美好的意味继续持续下去吧!
  与楚然的悠然闲适不同,沈信方这是一个习惯了追赶的少年。追赶修为,追赶对手,追赶大道。他的脚步习惯性的很快,只为了能够走得更远。但是在楚然的身旁,他刻意的放慢了脚步,也显得与他本性不同。
  楚然说道,“沈道友,你不必管我,无需为我放慢脚步。”
  沈信方闻言,笑了下,说道:“我先前也如那些人一般,迫不及待的想要登顶,急躁又渴望名利。自觉地只要第一个走上登仙梯,就能让上清宗的真人惊为天人,引以为绝世天才。所以才陷入了心魔中,无法前进哪怕是一步。直到看见了楚道友你,我才知道何谓真正的神姿玉骨,惊为天人。道友你,才是真天才啊!真正的修道天才,应该就是道友你这样的,荣辱不惊,淡然以对,自有一番风骨!相比之下,我实在是惭愧啊,惭愧!”
  “……”楚然。
  等等,这个误会有点大啊!
  算了,让他继续误会下去吧!傻子。
  沈信方没有说完的是,他一路冷眼旁观,发现楚然虽然走得慢,但是脚步却没有一刻的停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从头到尾没有遇到任何的心魔!这是何等坚定的心性!以及觉悟。没有心魔缠身,便已堪破道路。不管他的天资如何,是不是天才,就冲这份心性就足以傲然同辈人之人。
  故而,沈信方才起了结交的念头。
  沈信方继续兴致勃勃的说道:“你看那些走的快的人,走得越快,说明他们心中越发急躁,心性如此浮躁,遇上心魔肯定是好一番折磨!”比如他。
  一个脚步急匆匆的黄衣少年经过他的身旁,刚好听到这句话,当时就是脚步一个趔趄,面色一阵扭曲,草!会不会说人话啊!
  刚从心魔中醒过来便连忙飞奔而上,生怕被甩到后面的黄浩然,听到沈信方那句话。顿时是心中大恨,恼羞成怒,觉得这小子就是在针对他!这说的不就是他吗?
  不爽,想要揍人!
  于是,他停住脚步。一个回头,首先就看见的就是神色淡然,红衣张扬的楚然。
  
  第3章 仙人来
  
  楚然这个人委实是太过惹眼,那一抹鲜艳的红,杵在那里,任谁都会多看两眼的。黄浩然一回头,第一眼目光就瞧见了那一身红衣却气质清冽的少年,如同冰与火一般。不,或者应该是寒潭冷水,才对。
  黄浩然目光看了楚然一眼,微怔,然后移开目光。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娘娘腔。穿那么红,和新娘子一样,这人脑子有病吧!然后一抬下巴,昂着头,神情高傲的对着沈信方,居高临下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沈信方神情一怔,表情莫名其妙,说道:“我刚才说了很多,你问的是哪句?”
  黄浩然闻言大怒,说道:“你小子刚才是在讽刺我是吧!有胆量报上名来!”
  “……”沈信方。
  沈信方闻言,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了,这人谁啊?脑子有病吧?谁讽刺他了?
  楚然目光瞥了这少年一眼,倒是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无非是少年被沈信方踩到痛脚了。心思迫切急躁的想要登顶从而陷入心魔的人,在这群前来参与上清宗门大选的少年中可不少。这样冒冒失失的,该说真不愧是年轻人吗?还是该说有些傻?
  楚然没兴趣看着两人纠缠,于是抬起脚步继续朝前走。而沈信方更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是谁他都不认识,见楚然抬脚走了,他也跟着走了。
  徒留黄浩然一人站在那里,黄浩然见这两人无视他直接走了,顿时大怒,道:“好狡猾!竟然用这种阴谋试图阻挠我的脚步!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沈信方。
  “……”楚然。
  这下就连楚然都不禁生出,这小子脑子有坑吧?这种想法,正常人的脑回路会是这样的吗?
  黄浩然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那脚步却是慢了下来,和楚然、沈信方一个步调。不急不缓的走在这两人的身旁,一点也没有方才的迫切和急躁。如此一来,心境平静了下来,倒是有那个闲情去四处张望打量这座名满天下的古老修真宗门,上清宗。
  古有一气化三清之说,上清宗便是来源于此。传闻,上清宗的开山祖师是上清灵宝天尊的弟子,承其道统。在飞升之前,移来灵山,开辟道场,开创上清宗,传下道统。讲道三百年,有缘者皆可听之。三百年后,收徒七人,继承他的道统。这便是后来上清宗的七大祖师爷,也是上清宗历史最悠久的七大主峰的第一任首座。
  青天白日,白烟袅袅,远处隐隐可见山峰隐现。墨绿的,神秘的,重峦叠嶂。
  黄浩然看着这些,忍不住说道:“你们说我们会被分配到哪座主峰去?我想去紫竹峰。”
  “紫竹峰?”沈信方回头,语气有些惊讶道。
  “是啊!”黄浩然一脸憧憬的说道,“我是为了莫衡道君去的!莫衡道君北海一战,我有幸观其战姿风采,当真是神姿玉骨,术法强大。若是能得到他的承认,那真是……真是太好了。”
  沈信方闻言神色若有所思,紫竹峰的首座莫衡道君,的确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有些明白黄浩然的想法,那样的大人物,的确是让人憧憬崇拜啊!
  “原来你所求不过是如此?难怪会陷入心魔中浪费时间。”楚然语气淡淡的说道。
  黄浩然闻言,神色浮现怒意,转头看着楚然,“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追求真是太没出息了。”楚然神色不变,声音清越的说道:“只是为了让一个人承认你?这就是你修道的理由?你的追求?未免是太没出息了。”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眼界有多宽,决定你能走的有多远。而你,眼睛只看得见一个人,追逐着一个人的脚步,你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永远看着那个人的背景,仅此而已。”楚然说道,“而且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你这样,注定一辈子只能做万年老二,那个莫衡道君永远压在你上头,你注定无法超越他。”
  黄浩然闻言,顿时涨红了脸,说道:“我……我没想超过他!”
  楚然脚步顿住,转头,目光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没出息啊!”
  “……”黄浩然。
  “那可是元婴道君!”黄浩然大声说道,“那是元婴道君!”
  “我知道,你不需要这样大声的提醒我。”楚然说道,“元婴道君又怎样?难道你连自己未来修为达到元婴的信心都没有吗?那你还是趁早回老家吧!”
  “当然不是!”黄浩然大声的反驳道,“但是,那是莫衡道君……”
  楚然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没出息的人啊!愚蠢的凡人啊!”
  “我不是凡人。”黄浩然反驳道。
  楚然目光鄙视的看着他,说道:“如果是我的,不管那个人是元婴道君也好,还是莫衡道君,或者是其他任何人。我不会轻视他们,当然也不会过分的在意。因为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超越他们。任何人也好,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们,所以,不足为惧。”
  黄浩然闻言,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的表情。
  “有那么难以接受吗?这句话?”楚然看着他说道,“我们可是修道的人啊!逆天而行截取一线生机,就是连升个级都要渡雷劫的逆天存在啊!如果你连这个胆量都没有,你还修什么道啊?修道最大的敌人难道不是自己吗?其他人,都迟早是手下败将而已。啧,瞧你这副没出息的样!”
  不得不说,楚然这个人还真是自信的近乎狂妄啊!
  “你还真是……狂妄啊!”黄浩然喃喃说道。
  在这一天,黄浩然莫名的受到了一丝打击,被这人这样一说……他似乎是真的有点太没出息了?
  可是,莫衡道君……可是他一直以来崇拜的人啊!
  **********************************************************************************
  “听见没有?莫衡,这小子说要超越你。”在登仙梯的最上面,太极广场前,坐在椅子上的一个俊美年轻的道人,坏笑着对身旁的那个冷面男子说道。
  一身黑衣的莫衡正襟危坐,深黑的眼眸看着面前的法宝坤金镜,镜上显现的正是楚然一行人,他们的一言一行都通过这面镜子呈现在了这群上清宗的道人眼前。
  “我无所谓,欢迎他来。”莫衡语气冷冷毫无情绪道。
  “现在的小鬼,还真是嚣张啊!”那个俊美年轻道人说道,“虽然,志向远大是好事。但是这样嚣张狂妄的不将前辈放在眼里,还真是让人不爽啊!给他们点苦头吃吃如何?”
  “……”上清宗其他的修士。
  有修士语气战战兢兢的说道:“这样……不好吧?洛离道君。”
  “有什么不好的?”洛离挑眉说道,“难道,你不觉得那群敢对元婴道君不敬的小鬼欠收拾吗?”
  “当然……当然不是,只是……这样不合规矩吧?”声音越说越小声,那修士转头,目光求助的看向坐在一旁安静不语的蓝袍清隽的年轻道人,那是主持这次门派大选的商宁道君。
  只见商宁道君,脸上笑容清浅的说道:“每年门派大选都是这样,老套又没意思,来点新意似乎也不错。”
  “……”上清宗的修士。
  “商宁都这样说了……”得到支持的洛离神色越发得意,转头看向一旁冷面不语的莫衡。
  “我没意见。”莫衡道君语气冷冷道。
  “那么……”洛离视线上移,看向那个坐在最前方,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白衣黑发,浑身气息冰冷,一张脸俊美无双毫无瑕疵,却没有一丝表情如冰如雪一般的齐修宁,说道:“齐道君呢?”
  一阵冷寂。
  “我无所谓。”齐修宁说了他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句话。
  “没意见的话,那么就这样办了!”洛离说道。
  “……”一旁的主持这次门派大选的上清宗其他修士闻言,顿时是泪流满面,这也太胡来了!太任性了!
  所以说,这群大神今天到底是为什么来啊!一来还是来一群!
  
  第4章 众猜测
  
  登仙梯一共一万零一个台阶,白玉铸成的仙梯,漫长而高耸。
  古来仙道苍茫,万里仙途始于今。
  即便是不考虑登仙梯上设下的心境考验,便单单只是这仙梯本身就是一道考验。一万零一个台阶,不能用法术飞行,只能一步一步攀爬。这考验体力和耐力,智力和耐心也有重要加成。体力和耐力就自不必说了,但凡是体力、耐力稍差点的,半路上就累趴下了,哪能爬上顶?
  上清宗是道门正统大派,招收弟子是极为严格的,年龄这一块便是如此。每四年一度招收弟子,收的都是七岁到十五岁之间的少年。年级过于小,宗门是修道的,不是养娃娃的。年级大了,则会错过了修道启蒙最好的时机,稚子之心纯澈,是最好的启蒙年龄。
  而这个年级的少年,体力和耐力自然是比不得成年人,要爬这仙梯,难免吃力。这时候,修真界的世家子弟的优势就来了。这些出自修仙世家的子弟,自幼在家族中由长辈启蒙修道,待到年纪大了再送往宗门。虽说只不过是道法启蒙,修为也不过是炼气下层,但是强身健体,比起凡人好上太多。这就是世家子弟的优势,比起一般人,他们拥有的更多。
  沈信方和黄浩然就是出生世家,并且还是世家中资质上佳的那一类。走过了问心路,只是爬个仙梯,对他们而言轻而易举,没有难度。事实上,几乎是所有的世家子弟都是如此。为什么说是几乎呢?这不是还有一个拉低了世家子弟平均水平的楚然在吗?
  黄浩然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楚然脸色苍白,脚步虚浮,那身形都隐隐不稳了,竟然有这么弱的人!
  “你……还好吗?”黄浩然一脸纠结的问道,问完之后,立马变脸,严肃声明道:“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没见过你这么弱的人。”
  楚然面色苍白如鬼,抬头目光淡淡瞥了他一眼,说的:“劳烦关心,无碍。”
  “我才没有关心你!”黄浩然少年立马炸毛,强调道:“我只是看你随时一副要死掉的表情,万一你死了,多晦气啊!小爷我这辈子还没见过死人呢!万一吓着我了,你赔得起吗?”
  楚然目光幽幽的瞥了他一眼,然后拿出手帕,哇的一下,吐血了。
  “!!!!!”黄浩然。
  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你……你吐血了!”
  黄浩然顿时哇哇大叫,“你别死啊!我不是故意咒你死的!”
  相比受到惊吓方寸大失的黄浩然,楚然就显得淡定多了,他冷静的将被鲜血染红浸湿的手帕收好,指尖燃起一簇幽蓝的火焰,将其烧了。然后语气淡淡道,“别担心,死不了。”
  “……”黄浩然。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人的存在比他吐血这件事更可怕!有人会一脸苍白大吐一口血,怎么看都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了。还一浑不在意的模样,对他说死不了?
  黄浩然说的:“你可千万别死啊!你要死了,我可是要内疚一辈子的。绝对不是我咒你死,你别死了之后把责任推给我啊!”
  楚然闻言,目光古怪的瞥了他一眼,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脑回路异于常人啊,关注点如此的与众不同。楚然语气淡淡道,“放心,你还不值得。”
  黄浩然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他明白过来之后,立马就跳脚了,“你你你你,你混蛋!你瞧不起我!”
  “没有瞧不起你。”楚然道,“我只是鄙视你。”
  “要是这么容易内疚,以后你会活得很艰难的。”楚然说的。
  “关你什么事!”黄浩然愤然反驳道。
  “是不关我的事。”楚然语气漫不经心道。
  “……”快被他气死的黄浩然。
  在楚然那里占不到便宜的黄浩然,愤然扭头对着一直安静的走在一边的沈信方指责道,“他不是你的朋友吗?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他?他都吐血了!”
  突然被点名的沈信方神色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子,说道:“楚然他说他没事。”
  黄浩然的表情更加鄙夷了,“他说他没事,你就不担心了?他都吐血了!”
  “吐血了!”像是重要的事情要强调两次一样,黄浩然又重复了这三个字。
  “……”沈信方。
  沈信方不知为何表情有些微妙的看着他,又是一个被楚然的表相给迷惑了的。他目光有些同情的伸手拍了拍黄浩然的肩膀,说道:“如果是因为这个,你最好还是听楚然的话,冷静淡定点。否则接下来,你会承受不住的。”
  黄浩然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沈信方这句话的意思了。
  楚然他又吐血了!
  吐血了!
  血了!
  了!
  接下来的短短半个时辰内,楚然他就吐了十几次血!
  黄浩然整张脸都麻木了。
  从一开始的惊恐,后怕,再到现在的麻木。
  沈信方一脸怜悯的表情看着黄浩然,好像打击太大了,人都傻了。
  黄浩然目光欲言又止的看着再一次吐血的楚然,忍不住问道:“你平时都这样吗?”
  “哪样?”楚然语气有些虚弱,却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像这样吐血,吐这么多血。”黄浩然问道。
  黄浩然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吐这么多血,也是第一次知道人体内竟然有这么多血可吐。
  “也不是。”楚然想了一下,说道,“我平常吐血没这么频繁,大概是因为耗费体力和精力太多了,有些承受不住,所以吐血吐得有些多。”
  “……”黄浩然。
  竟然还可以这样!简直是要被吓尿了。
  不过……
  “你竟然这么废!不就是爬个梯子,走个台阶,你竟然还承受不住吐血了!”黄浩然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你也太废了!你家里人没给你请大夫吗?”
  “请了,还不止一个。”楚然语气漫不经心道,“他们都劝我放弃治疗。”
  “……”黄浩然。
  你的身体到底是废到什么程度了!
  这样想的人远远不止黄浩然一个,太极广场上猥琐的偷窥着这群人的太清宗元婴道君们,此刻也是这样想的。
  “这小子身体也太弱了吧!竟然一路吐血,十三次!我数了数,就在刚才半个时辰内,他吐了十三次血,啊!他又吐血了!”洛离一副见鬼的表情说道,“他怎么有这么多血可吐?”
  “你应该说他怎么吐了这么血还没死。”温和清俊的商宁道君,也被楚然如此罕见的病弱给吸引了过来,道:“这也算是一种强大了。”
  “你确定?”洛离语气质疑道,“这小子面色惨白毫无血色,身形不稳,脚步虚浮,显然是体力不支,是在强撑。他就是天资心性再好,他的这幅身体也只会是拖垮他。”
  “不一定。”冷酷沉默的莫衡开口道,“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实力。事实上,一开始我以为他撑不到问心路。”
  莫衡一开口,就让众人目光齐聚到他身上。
  洛离语气疑惑道:“你一直在关注他?”
  “难道,你认识他?”
  
  第5章 不忍心
  
  “素未相识。”莫衡道君一口否认道。
  “那是为何?”洛离道君问道,他不觉得莫衡会无缘无故的去关注一个陌生普通的少年。
  莫衡闻言,神色不变语气淡淡道:“起初是因为偶然一瞥,那少年频繁咳血,体质孱弱不堪,平生罕见。因一时在意,便多关注了几眼,却意外的发现这少年虽然体质孱弱,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他承受住了登仙梯降下的威压,走过了问心境,悟了明心路。撇去他的体质不说,单是悟性和心性这关便是上等资质。”
  所以,你关注他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太废了,平生罕见的废。这等让人青睐的理由……洛离嘴角抽了抽,说道:“但是他的体质根骨实在是太弱了,或许他连这登仙梯都走不完。”
  “别忘了,宗门规矩,无法通过登仙梯的人,是不能被入选进宗门的。即便他通过了问心境,悟了明心路。”洛离直指问题的核心道。
  莫衡神色不变,道:“我说过,我起初以为他连问心境都无法走到,我当时断定他会承受不住登仙梯降下的威压,直接出局。但是,他做到了,他让我刮目相看。他比我想象中做的更好,走的更远。”
  “那又如何?”洛离目光看着坤金镜上的楚然,语气冷酷的说道:“他已经不行了,他强撑不下去了。以你的眼力,岂会没发现,这小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甚至是连朝前迈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登仙梯前,楚然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气息不稳,他喘着气,艰难的朝前爬着台阶。他双腿都在打颤,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像是随时会倒下去一样。
  黄浩然是一脸止不住的担忧表情,“你真的行吗?别强撑,要是不行,就说出来。”
  “我不会嘲笑你的,别不好意思。”黄浩然说道。
  楚然没理他,此刻他也没有那个精力去理他。他的身体的确是太废了,废的连这区区的登仙梯都无法爬上去。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竟然……他竟然会因为体力不支的原因,而被一个区区的登仙梯难住!真是枉费他那卓越的天资和悟性!楚然的嘴唇死死的抿住,他知道,只要他走完登仙梯,不管他的体质根骨如何,即便是废的没救了,上清宗也会收下他的。如果那个男人没骗他的话,他的天赋资质果真有他说的那么可怕。想来,那个素来高傲的男人也没必要骗他。
  不过天赋资质再好,首先也得爬上这登仙梯,这是上清宗祖师爷定下的规矩。爬不上去,就什么戏都没有了。绝对,绝对不能给那些人看了笑话,尤其是京都的那个恨不得他死的女人!楚然心中冷笑,他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其实他心思可坏了,他特别小心眼。但凡是不让他好过的人,他也不会让他痛快!长年被病弱身体折磨的楚然,早已经是在无法忍耐的病痛中,扭曲了性格。
  无论他看上去是如何的淡然冷静,其实他骨子里就是一个阴郁扭曲,睚眦必报的人!
  他已经是活得不痛快了,凭什么要忍气吞声的?他已经是足够疼痛了,不需要再要别人来给他增加痛苦了!
  便见,他硬是凭着胸中一股不甘不服的劲,朝前迈了一步,上了一个台阶。
  下一秒,却只见他身体一个打颤,便往后仰。
  “!!!!!”黄浩然。
  沈信方立马变了脸色,伸手就要去扶他。
  楚然咬牙,硬生生的将身体稳住,他拒绝沈信方伸过来的手,说道:“不必,我自己可以。”
  沈信方闻言,皱了眉,说道:“别逞强。”
  “是啊!是啊!”一旁的黄浩然简直是没法忍耐了,他语调快速的说道:“你看你都这样子了,怎么还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刚才多危险啊!你差点就摔下去了。”
  “不必,我很好。”楚然神色冷淡拒绝道。
  “……”黄浩然。
  “……”沈信方。
  皆是对楚然的固执无可奈何。
  “这小子还挺倔。”坤金镜前的洛离神色饶有趣道,“你说他这是性子高傲,还是自尊心作祟?”
  “这两者有区别吗?”商宁道君声音清越温和的说道。
  “自然是有的,如果是前者,我倒是有点欣赏他。不是什么人都能坚持自身的傲骨的,尤其是在困境绝境之中。”洛离说道,“虽然有些迂腐,但是不失为是一个傲骨铮铮之辈。若是后者,那还真是可怜的自尊心啊!”
  “都不是。”莫衡道君语气淡淡的开口道。
  “什么?”洛离转头,目光看向莫衡说道。
  “他不接受那二人的相助是因为他很聪明,很理智。”莫衡说道,“别忘了,祖师爷定下的规矩。凡是想要拜如上清宗的弟子,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爬上这座登仙梯,方能叩响上清宗的大门。”
  *********************************************
  登仙梯前,黄浩然冲着楚然大吼,“你就不能好好的接受我们的帮助?你都这样了,还逞什么强!你还要不要命了!面子比命重要吗?”
  “……”一旁的沈信方听到这句话,心下迟疑,他想了半响,觉得面子的确比命重要,在某种情况下。舍生而取气节,方为大丈夫是也。不过眼下这句话,不适合楚然,他还是识趣的闭嘴好了。
  “我不会死。”楚然目光看着暴怒的黄浩然,神情认真,语气一字一句清晰道:“我不会死的,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黄浩然。
  看着楚然认真的脸,不知道为什么,黄浩然感觉有些脸热,他扭过头去,声音嘟囔道:“怎么说话的,我才不会死。”
  “不对!”黄浩然立马扭回头,一脸指责道:“你刚才都吐血了,吐了那么多血!”都这样了,还说自己不会死!都吐血了!
  “不过是吐血而已,你也太大惊小怪了。”楚然语气不以为然道,“只是这样你就吓破了胆了,若是你让你见到几年前的我,你还不吓死。”
  “……”黄浩然。
  “……”坤金镜前偷窥的元婴道君们。
  洛离道君忍不住说道:“你们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就他这幅吐血的样,怎么看都是早夭的相。
  商宁道君只语气淡淡的说了三个字,“不容易。”
  很痛苦吧,他。活着对于他来说,很痛苦吧!坚持活到现在,他很不容易。
  商宁道君看着镜中那个神色淡淡俊美而冷静的少年,脸上一贯的温和之色也收了起来,真是个坚强的孩子。
  莫衡道君神色冷静,不知道他心中再想着什么。
  倒是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沉默不发,宛若是一座人形冰山一般的齐修宁道君,眉眼清冷,语气冰冷道:“他想活着,所以他活着。”
  此语一出,顿时一阵安静。
  众道君心中唏嘘,是他,他想活着,这个少年想活着,就是这么简单。
  再多的疼痛,病体的折磨,他都坚强的忍耐,因为他想活着。
  “这孩子真让人心疼。”洛离道君一改刚才的百般挑剔模样,改了语气说道:“真是不忍心让他失望而归,你们说,我们给他开个后门如何?”
  一时间,竟是无人说话。
  最终,还是话最少的齐修宁语气冷冷道:“祖师爷的规矩不可违背。”
  洛离扭头对他说道:“小齐,你真冷酷无情。”
  冷酷无情的齐修宁目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洛离立马扭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不要叫我小齐。”
  我什么也没听见!
  ********************************************************
  听完楚然的那句话,黄浩然和沈信方一阵沉默。
  许久之后。
  “至少,至少让我们现在帮下你吧!”黄浩然突然大喊道,“你生病,你吐血,我们无能为力。但是至少,现在让我们能够帮你!”
  楚然闻言神色一怔,而后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坚持,我很感动。”
  “……”黄浩然。
  骗人,一点也看不出哪里感动了!
  “但是,上清宗的规矩,是要靠自己的力量通过登仙梯。”楚然说道,“你懂我的意思吧?”
  “……”黄浩然。
  “我又不是傻子!”黄浩然大声道,“当然懂!但是……”
  “但是就算我们偷偷的帮你,也没有人知道啊!”黄浩然说道。
  “……”楚然。
  “……”坤金镜前偷窥的一干元婴道君们。
  这孩子真傻白甜!
  楚然语气试探性的问道,“你该不会不知道,上清宗有专门的人在暗中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吧?”
  “……”黄浩然。
  原来是这样吗!
  “谁,谁不知道了!”黄浩然嘴硬道,死不承认,“我只是觉得前来报名的人这么多,上清宗的人也并不一定看见我们。”
  “……”偷窥了你们一路的元婴道君们。
  小子,你为什么总是能够get盲点。
  楚然闻言,一脸赞同的表情说道:“有道理。”
  “是吧!”见楚然赞同他的话,黄浩然顿时一脸高兴道:“所以,我们偷偷的帮助你,上清宗的人也不一定会知道!”
  洛离忍不住了,他说道:“这傻孩子是哪家的?怎么这么傻!谁教出来的。”
  旁边一个上清宗的金丹修士,一脸木然的说道:“这是临水黄家的人,丹墨道君的亲侄子。据说,这位少爷的道法启蒙,是丹墨道君亲自教导的。”
  “……”洛离。
  洛离一脸迟疑的表情,说道:“丹墨没这么傻啊!”
  “……”金丹修士。
  我看傻的是你!洛离道君,你这样背后诽谤丹墨道君和他最喜爱的侄子,丹墨道君知道吗?
  
  第6章 生疑惑
  
  登仙梯前。
  黄浩然一脸跃跃越试的表情对楚然说道,“我背你吧!”
  “……”楚然。
  楚然目光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黄浩然那小身板,不过是十一二的少年,虽然不像是楚然那样病弱体废,但是也和强壮搭不上边,事实上黄浩然身材瘦削,一张脸长得阳光俊美,这要是往外面一站,活脱脱的就是一小白脸,而小白脸……你们都懂得的,基本上也就是另一种废的代名词。
  “你是认真的吗?”楚然看着他说道。
  黄浩然闻言,一脸愤然的说道:“我像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吗?你以为我谁都背的吗?”
  “我告诉你!要不是看你这么废,废的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屈尊降贵,勉为其难的背你的。”黄浩然道。
  “哦。”楚然说道,语气淡淡道:“多谢,不过不用你屈尊降贵,我自己走就行了。”
  “你竟然还不领情!”黄浩然一脸受伤的表情,道:“我都这样了,你竟然还不领情!”
  “……哪样?”楚然嘴角抽了下,说道。
  “就是这样!”黄浩然突然一脸害羞,说道:“就就是,背你!我还从来没有背过人呢!”
  “……”楚然。
  他觉得他有些跟不上这人的思维,太跳脱了。
  热情的有些过分,莫名其妙的热情。楚然生性冷淡,又因为身体的原因,常年卧病在床,不论是楚家还是白家的子弟,都忌讳他的存在。他自幼与人的来往都是保持距离,不冷不淡,恰到好处。没有人愿意和一个病弱的随时可能死去的人打交道,尤其这个人还是受宠的家族嫡系少爷,万一哪天要是死了,他们被迁怒怎么办?
  楚然,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都没有人愿意敷衍他。他便是连被利用的资格都没有,从来没有人真正的把他放在眼里。因为他不过是一个随时都可能死去的废物,连性命都危矣,更别说其他。白星那一干的白家子弟,之所以敢那样明目张胆的欺负他,也是因为如此。
  因为楚然他是一个连命都保不住的废物,再受宠又如何?修真界到底还是以实力为尊,仗势欺人终究还是上不了台面的。白星自信满满,比起一个废物的大少爷,家族肯定更重视他们这些有前途的子弟。白星一边鄙夷楚然是废物,一边又嫉妒羡慕恨他的受宠。
  而楚然,自幼便见多了像白星这样的人,妒恨他的人还少吗?暗地里咬牙诅咒他死的人,他都数不清有多少了。楚然有时候想,自己这么痛苦,却舍不得死,除了是求生的本能外,更多的或许是不想让这些人如愿。他就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人,看着别人不痛快,他就畅快了,哪怕这让他更痛苦,痛苦十倍,百倍不止。
  那个给他治病的男人,曾经说过,楚然你是我见过最可怕的人。
  当时,病歪歪的躺在床榻上,唇角溢出的血染红了雪白的衣衫的楚然,苍白的脸上带着病态的红晕,他勾起唇角,便是连脸上的笑容都是冷冷的,道:“阁下见过的人不知凡几,皆是修真界声名赫赫之辈,楚然不过是一普通之人,如何当得阁下如此之言。”
  那个男人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拿起一块手帕,伸手过去,低头温柔的擦拭他唇角的血迹,说道:“我见过很多人,如你所说,无一例外都是当今修真界的大能。有的修为高深莫测,有的杀人如麻,有的算无遗策。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楚然你这样,死不了。”
  楚然闻言脸色冷了下去,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医治你吗?”那个出尘高贵的如同谪仙一般的男人,目光看着他,唇角带着清浅好看的笑容道。
  “难道不是因为那个我叫父亲的男人请的你吗?”楚然冷声道。
  “你父亲的面子也只请得动我一次。”那个男人道。
  “做你的专治大夫,是我自己的意愿。”那个男人继续说道,“你该知道的,除了我自己,没人请得动我。你是我第一个专治病人,也是唯一一个。”
  楚然闻言神色有些倦怠的闭上眼睛,冷声说道:“那可不一定。”
  “除非那个人能像楚然你一样打动我。”那个男人笑吟吟的说道,“我想这个世上大概没有人能像楚然你一样,让我心动了。”
  “如果你指的是死不了这个的话,那还真是没有。”闭眼假寐的楚然说道,又不是谁都能像他那么倒霉又那么幸运的摊上一个垃圾的回血系统。听起来很高大上,回血系统,哼!不过是一个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存能力的垃圾系统罢了!
  用网游模式来解说,楚然的回血系统的作用就是,假如他的血条是100,然后当他重病或者重伤,血条急剧掉落,当要掉到0,come over的时候,系统会把他的血条拉到1……
  真是一个垃圾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强大的系统。托这个系统的福,楚然表面属性是病弱,隐藏属性是打不死的小强。
  这个垃圾的回血系统,除了让他死不了之外,再没有其他用处。该吐血还是吐血,该病弱还是病弱,该承受的病痛一点也少不了。
  有时候楚然甚至是痛恨这个系统,他有时候想要是没有这个系统,他早就死了,死了也不必这样痛苦。有时候,又庆幸有它,有了它,哪怕他是再痛苦,病的多重,都不会绝望。因为他知道他不会死,哪怕是半死不活的活着。人类的生存本能和意愿,有时候真是可怕啊!
  “不是这样的哦,小楚然。”那个男人对着楚然摇摇手指说道,“楚然你啊,最吸引我的地方并不是你的身体死不了,而是你的那颗无论怎样都想活下去的心。”
  “活得很痛苦吧!楚然。”那个男人看着楚然,神色怜悯道:“有时候看着你活得这么痛苦,连我都不忍心,想要替你解脱了。”
  楚然闻言心中冷笑,果然是变态。楚然毫不怀疑这个男人这句话的真实性,他曾经不只是一次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杀意,他是真的想要杀死他,有的时候。
  “但是每次看着楚然你那么坚强的活着,看着你永远充满生机和希望的眼睛,我就忍不住的心动。”那个男人俊美如谪仙的脸上一阵痴迷的神色,他甚至伸出手,抚上了楚然的眼睛说道,“我真想看着有一天,这双眼睛希望破碎的时候,不知道这双眼睛染上绝望之色,是不是也这么美丽。”
  楚然冷笑,道:“你可以试试。”只要你做得到。
  那个男人摇头,说道:“暂时还不想要楚然你死,我发现我现在还是喜欢楚然你活着时候的样子。”
  楚然连对他翻白眼都不屑,被外界成为医仙的男人,传闻他清俊无双,出尘毓秀,芝兰玉树。本质却是个变态,喜怒不定,翻脸不认人。别看他现在对着楚然百般温柔迁就,那是因为他对楚然有兴趣,一旦失去了兴趣,那就是如他自己所说,我比较喜欢楚然你死亡的样子,所以你去死吧!
  楚然成长的过程中,遇到的要么是人渣,要么就是蛇精病,更多的是恨不得他死的人。所以像黄浩然这种,平生素不相识,不过是一面之见,就如此热情,善意大发的人。楚然有些看不懂,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无缘无故对你好的人?
  楚然不懂,所以他一脸疑惑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并不认识你。”
  黄浩然一脸惊讶的说道:“现在不就认识了吗?”
  “……”楚然。
  是我不懂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大,认识这两个字现在这么廉价了吗?
  “我换个说法。”楚然的表情有些头疼的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和你今天只不过是走在同一条路上,仅此而已。我和你,毫无交情!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黄浩然表情更惊讶了,“我对你很好吗?”
  “……”楚然。
  黄浩然一脸同情的表情看着他,说道:“你以前过的是有多惨!竟然这么缺爱。”
  “……”楚然。
  为什么,他有一种想要揍这小子的冲动?
  “我要是那个红衣的小子,就揍他了。”坤金镜前关注楚然几个人的洛离道君说道,“丹墨道君的这个侄子,说话真是……让人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温和尔雅的商宁道君笑道,“我倒是觉得他总是说到点子上,这个楚然,以前只怕过的并不如意,他不信任人。或许在这个世上,他只信任自己。”
  “不是或许。”莫衡道君神色冷峻,道:“他身上有着独的气质,这样的一个人,未来必然不凡。”
  洛离道君扭头看着莫衡说道:“我知道你很欣赏他,但是别忘了这小子那废柴的体质,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了。”
  “我没有。”莫衡沉声说道。
  “嗯?”洛离道君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没有欣赏他。”莫衡道君说道。
  “……”洛离。
  骗人!你左脸写着欣,右脸写着赏,就差没别直白说出来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莫衡道。
  “……”洛离。
  你敢不敢不要这么闷骚!
  面色冰冷漠然的齐修宁一言不发,他向来都是如此沉默寡言,他只是目光盯着镜中的那个红衣张扬却面色淡然冷漠的少年,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你们说,这红衣小子到底能不能爬上来?”洛离一脸感兴趣的说道,“我对这小子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好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
  
  第7章 朝闻道
  
  楚然态度坚决的拒绝了黄浩然的好意,对他说道:“这是上清宗招收弟子的试炼,本意就是为了考校我们的能力。若是我连这个都无法通过的话,又如何能够拜入上清宗门下?”
  “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楚然目光看着他,难得的出言提醒这个好心肠的少年,说道:“世上无不透风的墙,你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是说不定在你没看见的地方,就有人在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正躲在坤金镜前,暗搓搓的偷窥楚然一行人的上清宗元婴道君们。
  黄浩然又何尝不知道这点?这是上清宗的弟子大选,必然是有人在暗中关注他们。只是,黄浩然看着这个吐血吐的触目惊心的病弱少年,于心不忍。在他看来,病的这么重就应该好好地呆在家里休养身体。
  拖着孱弱不堪的病体,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也要前来拜师。他一定心里很不甘心吧!他一定很想拜入上清宗吧!他一定很想像常人一样修道追求长生力量吧!如果落选了,他一定会失望的吧!
  黄浩然看着吐血也要坚持,明明很痛苦也要忍耐坚持的楚然,心里就涌出一股念头,想要帮助他,让他达成所愿!只是因为,因为他看不下去了!
  就是这么简单,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拼上性命在努力的人最后失望而归。
  “但是你已经通过了问心路……”黄浩然说道,他目光看着楚然,他想要帮他。
  楚然打断他的话,语气淡淡道:“试炼不仅仅只是问心路,难道你还没明白吗?这座登仙梯本身就是一次考验。”
  “我想……”楚然唇角勾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的说道:“上清宗不需要一个连登仙梯都走不完的废物弟子,哪怕他走过了问心镜,上清宗的祖师爷大概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才会把这座登仙梯修的这么长,登仙难,难于上青天。”
  黄浩然闻言,神色不忍,欲言又止。
  太极广场上,坤金镜前。
  洛离道君闻言,忍不住的说道:“祖师爷真的是这么想的?”
  莫衡沉声说道:“不知道,祖师爷未曾告诉过我。”
  “……”洛离。
  你这不是废话吗!祖师爷要是告诉了你,才可怕!
  商宁道君浅浅的笑了一下,说道:“虽然祖师爷未曾亲口这般说过,不过据典籍记载,似乎的确是有这个用意在其中。”
  “倒是没想到这个隐晦的连宗门大多数人都忽视的用意,竟然会这样一个少年知晓,心思通透,看来他的悟性也不差。”商宁道君说道,他目光看着镜中的那个红衣淡漠少年,心中隐隐遗憾,可惜了这少年。
  “他会知道,是因为他身有体会。”容颜神色俱冰冷如霜雪的齐修宁,声音冷冷的开口道,“我们不知道,是因为我们不是他。”
  一时间,众人安静了下来。
  他们的目光看着镜中的那个少年,那少年止不住的咳血画面,还历历在目。
  *****************
  “你为什么要来拜师上清宗?”黄浩然目光看着面色苍白的楚然问道,他一直想不明白这点。
  “以你的身体,想要拜入上清宗很难。甚至,你有可能会死。”黄浩然继续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坚持?值得吗?”
  黄浩然的这番话,正是太极广场上那群元婴道君们想要知道的,他们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理由,怎样的信念,才能支撑这个少年承受莫大的痛苦来到这里。
  楚然只说了一句话,“朝闻道,夕可死。”
  顿时众人哑口无言,不禁对这个少年肃然起敬。就冲着这份求道的心,这少年也值得他们敬佩。闻道有先后,但是在大道面前,众生平等,皆为蝼蚁。
  “况且,我不会死。”楚然说道。
  没有人相信他的这句话,只当他是少年意气。
  楚然转头,目光看着黄浩然,,说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死。”
  有系统在身,他就是想死也死不了。
  “我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情,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必然有把握。”楚然说道。
  一直安静站在一旁的沈信方也开口道,“既然楚然都这样说了,我们便相信他吧!”
  这话是对黄浩然说的,相比黄浩然的过分热情好心,沈信方的沉默事不关己才是楚然觉得正常的反应。黄浩然这人,太过天真了,不够圆滑世俗,是个好人。但是,好人通常死得快。不过,楚然他不讨厌好人。
  黄浩然抿唇,半响,说道:“随你。”
  楚然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
  黄浩然顿时恼羞成怒道:“我什么都没做,你不用这样,哼!”
  “最好是像你说的那样,别死了。”黄浩然扭过头,不让楚然看见他脸上的神色,他竟然被这小子感动了,这真是太没出息了!
  ******************************************
  黄浩然和沈信方落后楚然几步,他们在他的身后,看着他。
  楚然艰难的迈步,走着一个又一个的台阶,他体力不支,有些气喘,两腿都有些颤抖。突然,楚然的喉咙一阵腥甜,他拿出一块手帕,捂着嘴,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身后的黄浩然脸色有些难看,到底还是没有说话。
  “这小子,我服了!”太极广场上,坤金镜前的洛离道君说道,“就算他身体差,根骨不佳,只要他能走完登仙梯上来,我就收他入门!”
  莫衡沉声说道:“依宗门规矩,只要他在规定时间通过登仙梯,有灵根就能拜入宗门。”
  言下之意就是不需要你多此一举。
  商宁道君也浅浅笑了下,说道:“别忘了,我才是主持这次门派大选的人。”
  “……”洛离道君。
  你们不拆我台,会死吗!
  齐修宁连眼神都不施舍一个给他,冷声说道:“他会上来的。”
  洛离转头,目光看向他,说道:“小齐你很看好他?”
  “我看好他的实力。”齐修宁声音冰冷道。
  “……”洛离。
  这个体废小子有实力可言吗?
  “还有,不要叫我小齐。”齐修宁说道。
  “哦,小齐。”洛离说道。
  齐修宁目光一冷,手忽的一动。
  “等等……小齐你要做什么,这里是太极广场!我们是同门!”洛离道君大喊道,“齐修宁你大爷的,你还真拔剑啊!”
  ******************************************
  到了最后,楚然几乎是走几步,就吐一次血。他看上去很不好,体力不支,失血过多,精力不足,像是随时都要倒下去一样。
  黄浩然的神色难看,沈信方脸上也凝重了起来。
  想要劝他放弃,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而这时候,他们身后那些被问心境所困的人,也先后脱困了。他们飞快的赶了上来,往太极广场走去。路过楚然几人身边的时候,有不少人目光好奇的看了楚然一眼,那目光不可思议的,颇像是看见了什么稀奇的东西。脸上神色写着,卧槽,这人这样了怎么还没死?
  太极广场上那群盯了楚然一路的元婴道君也是这样想的,“真是奇怪了,这小子身上有古怪!”洛离道君盯着楚然,说道,“按道理,他这么个吐血法,这样病弱的身体,早该倒下去。”
  “能有什么古怪?”莫衡皱眉道,“他身上最大的古怪就是他的身体弱的不可思议,难不成你还认为他身上有什么宝物不成?”
  “他若是真有那样的宝物,也不必这样痛苦了。”莫衡目光看着镜中不断吐血脸上苍白的楚然说道。
  洛离讪讪笑了,说道:“我这不是随口一说,谁让这小子太出人意料了。”
  商宁道君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莫衡一眼,莫衡刚才那些话看似没什么,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听,却全都是在替楚然开脱。洛离方才那句话的意思是,楚然吐血不死,明明体力精力不支,本应该倒下去重病昏迷不醒的,但是却一直支持到现在。他身上肯定有某种不凡的宝物,才能够让他如此。
  修真界最危险的就是身怀重宝但是实力不足,杀人夺宝的事情不要太多。莫衡方才可是有意无意的就替楚然挡了一劫,看来,他真的是很满意这个少年。只是,商宁道君目光看着镜中的红衣少年,心道,也不知道他这体质能不能改善。
  “楚然,出自京都楚家,楚谨的幼子,顾夷是他的主治大夫。”齐修宁声音冰冷道,“直到现在,顾夷还定期给他诊治调养身体。”
  “骗人!”洛离道君立马说道,“你说的顾夷是我知道的那个顾夷吗?”
  
  第8章 上天台
  
  顾夷在修真界也是个鼎鼎有名之辈。
  有句老话,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大夫。因为你无法保证自己或者是亲朋永远都不会生病受伤,不会有求到大夫的一天。而顾夷就是一个大夫,一个修真界的大夫,还是其中最为厉害的一个,被尊称为医仙。
  无论在哪个世界,医生都是属于稀缺的一类。在修真界尤为如此,医修极少。而是个人就会生病受伤,尤其是在修真界这个高危的世界里。号称医死人肉白骨,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能救回你一条命,并且是专治各种疑难杂症的医仙顾夷,无疑是一个众人不敢得罪的存在。
  各方大能尊着供着他,不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都没有人愿意招惹他。得罪一个医生,并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所以,要说谁在修真界混的最开,最吃香,莫过于他了。
  外界传闻,顾夷仙风道骨,神姿毓秀,医道圣手。但是知道他的人,却知道,这是一个比起救人更热衷于杀人,喜怒不定翻脸无情之辈。比起医道圣手,更像是一个邪医。能请得动他医治的人,都是有着不凡背景的大人物。以京都楚家的背景,以楚谨的身份,的确是能请得动顾夷给楚然诊治,但是也只是诊治。
  所以洛离道君等人,才会对齐修宁的话感到惊奇,那个顾夷竟然会一个名不经传的少年做主治大夫,而且一治还是多年。
  “如果是他的话,这少年的古怪倒是说得通。”洛离道君说道,“以顾夷的本事,若是这少年没点古怪,反倒是不正常。”
  如此笃定毫不怀疑之话,说明了修真界众人对于顾夷医道的相信,几近于盲信。殊不知,顾夷本来还纳闷楚然那吐血不死的古怪体质,并且被其深深吸引着。明里暗里帮助楚然做了不少事情,也替他收拾了不少不长眼的人。
  坤金镜前,众道君目光看着镜中仍然坚持走着登仙梯的红衣少年,默然不语。
  楚然此刻已经是身体到了极致,他快要撑不下去了。他手中拿着雪白的手帕,捂着嘴,鲜血不断的溢出,甚至是滴落在地,殷红的血打在白玉的台阶上,触目惊心。
  每走一步,楚然都在吐血。
  “放弃吧!”黄浩然忍不住说道,“你会死的!”
  “不会,咳咳……”楚然一张口,就是满嘴的血腥味,声音也沙哑无力,“我不会死的。”
  “然后,你闭嘴!”楚然道。
  “……”正要开口劝话的黄浩然。
  楚然硬撑着说话道:“你太啰嗦了,我没力气和你说话了,你闭嘴!”
  黄浩然闻言,忍不住鼻子一酸,“你有力气走登仙梯,没力气和我说话,你嫌我啰嗦,嫌我烦!”
  “……”楚然。
  他都快要被这小子气笑了,这小子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楚然干脆懒得理他,一心专注的去走登仙梯。他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但是这并不是他的极限。虽然那个回血系统很垃圾,但是也算有点用处,他死不了。只要死不了就行,身体达到了极限,但是他的意志,他的精神,他的灵魂依然是可以坚持。
  孱弱的肉体困住了他强大的意志和精神力,但是有了这个回血系统,他却可以无视肉体的孱弱,尽情的以强大的意志力和精神力操控他这具肉体,哪怕是遍体鳞伤,哪怕是痛苦异常,反正死不了。这具身体本来就是孱弱不堪,就是再破败点又如何?只要死不了就行。
  他不怕苦,不怕疼,也不怕受伤,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无论是他的精神还是肉体,他早已经习惯了痛苦。既是无法解脱,那就沉沦吧!
  一步又一步的踏出,鲜血一滴又一滴的染红了每一个台阶。
  “他这是要走出一条血路吗?”坤金镜前的洛离道君忍不住说道。
  楚然却是毫不在意这些,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毫无知觉了,双腿已经麻木,但是他的心灵,他的灵魂,是自由的。超脱肉体,无拘无束,无人可束缚我,无地可困住我!
  我欲到达彼岸,苦海无边,我亦绝不回头!
  就在楚然一步一吐血的走着登仙梯时,他的身后一个华服少年匆匆赶来,是白星。
  白星目光看着他,见他面色苍白吐血不止如此痛苦神色,心中大快,面上神色得意,道:“楚然啊,楚然!就算你通过了问心境考验,又如何?”
  “你注定了是个废物,一辈子都是废物!”白星的脸上充满恶意,他靠近楚然,唇角扬起,道:“你说,你吐了这么多血,怎么没死?”
  “你个怪物,你怎么不去死!”
  楚然抬头,目光看着他,然后哇的一声,喷了他一脸血。
  “蠢货!”楚然语气冷冷道。
  “你!”白星大怒,当即就抬起手,想要对楚然动手。
  楚然冷冷站在那,神色无动于衷,道:“你敢动我一根手指,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白星面色愤怒,眼睛都红了,恶狠狠地瞪着他,到底还是没动手。
  “你给我等着!”白星撂下狠话,道:“你这废物,一辈子只能是废物,被我踩在脚下!我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再这么嚣张!废物!”
  白星发泄似的大骂一通,然后掉头就走。
  楚然站在那,面色冷冷。
  他的身后,沈信方正在拉着黄浩然,“你别拦我!看我不揍死那小子!”黄浩然怒道。
  “不必。”楚然垂下眼眸,语气淡淡道。
  “欸?”黄浩然闻言神色疑惑看着他。
  “他完了。”楚然说道,“在他朝我动手的那一刻,他就完了。”
  太极广场,坤金镜前。
  上清宗的元婴道君们,目光看着白星皱眉。
  “此子心性不佳,难堪大用。”洛离道君说道。
  ******************************************************
  太极广场前
  此刻已经站了不少人,这些都是通过了上清宗的试炼,来到此处等着最后一道测试的人。
  他们的神色有些兴奋又有些畏惧,目光小心翼翼的偷看着上方坐着的那一群上清宗的修士,准确的说是在偷偷的打量那几个元婴道君。
  无疑,这几个元婴道君的到来,让这些少年们心中生出几分期待和希望。说不定,他们就被哪个元婴道君看上眼,收为徒了呢?
  但是,他们很快的发现,这些元婴道君的目光一直在盯着登仙梯前方。
  他们在看什么?
  众人转过头,目光朝登仙梯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了答案。
  一个红衣张扬的少年,步履艰难的走了上来,他的脚迈过了最后一个台阶,走过了登仙梯,来到太极广场前。
  众人顿时神色嫉妒,羡慕,恨,心中不平。
  难道元婴道君们看着他了?
  这是他们内定的弟子?
  太好运了!
  然后下一秒,只见那个红衣少年,张嘴哇的一下,喷出一口血。
  “……”众人。
  这么废,肯定不是元婴道君看中的人!
  就在这时候,黄浩然和沈信方从楚然的身后走了出来。
  “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们?”黄浩然看着前方那一群目光恨恨的盯着他们看的少年们,语气无辜好奇的说道。
  “……我想他们看的应该不是我们。”沈信方道。
  
  第9章 加试炼
  
  楚然是最早通过问心镜的,却是最后一个走完登仙梯的,可见其体废。十年前,佛宗的佛心圣子入门时,步步生莲,金光灿灿,曾引为奇谈,轰动修真界,称其是佛宗大兴之相。如今,楚然步步吐血,走上登仙梯入上清宗……啧,同样是人,差别怎么这么大。人类,为什么总是互相伤害。
  楚然上了登仙梯,来到太极广场,他一身红衣如血,身姿修长而立。他无视周围投注在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视线,神色淡然的拿出手帕,擦拭唇角的血迹。他的嘴唇鲜红,肤色却是苍白,清艳至极。
  黄浩然一路见他吐血上来,一路见他拿出手帕擦嘴,嘴角抽了抽,对他说道:“你身上藏有多少手帕?”
  楚然语气淡淡,道:“不多,几箱而已。”
  “……”黄浩然。
  不多……
  几箱……
  而已……
  黄浩然神色勉强,道:“手帕再多总有用完的一天,到那时你该如何是好?”
  他没说出口的是,以你这么个吐血法,这手帕是分分钟要用完的节奏。
  楚然目光瞥了他一眼,用看傻子的看着他,道:“用完了,再买就是。”
by Lawen 2016-10-27下一篇:遇色 翼枫落
现金的棋牌游戏 博马娱乐城 名门棋牌
永利高网址 双人麻将 麻将机遥控器